自己逗自己玩儿

维以不永伤

不被理解的仪式感

今年公司尾牙聚餐的日子选在了12月21日,冬至。
我看到征询意见的时候日子已经订好了,我默默说了一句“啊,选在了冬至啊”,组织者瞪着我问“冬至咋了不行啊?”我回了声没咋就默默走开了。
以前其实我也不太看重冬至,毕竟它预示着最冷的冬天。童年对冬至的记忆,就是每年都会被长辈问,冬至吃饺子了么?不吃饺子小心把耳朵冻掉哦!我有段时间真的对次深信不疑,虽然心里觉得耳朵不至于冻到掉下来,但是不吃饺子肯定会冻坏,比如坏到听不到或者缺掉一块。所以年年饺子我都没落下,当然也赖于妈妈也是叮嘱我小心耳朵的一员,她总不会忘了冬至那天包饺子。
北方冬至吃饺子,是习俗,也是现在大家说的仪式感。
今年可能真的会因为聚餐而吃不到饺子。
其实我身在江南,南方人更讲究,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,他们会用举家吃团圆饭的方式来迎接冬至的到来,只是他们把团圆的日子选在的冬至前一天晚上,称之为冬至夜。就好像除夕大家聚在一起迎接新年一样。也正因如此,公司才不会觉得冬至当天全体聚餐有什么问题。最后就只有我一个怕今年冬天会冻掉耳朵的人闷闷不乐。
而我一个身处江南的“北妹”闷闷不乐,就轻而易举的被忽略了。我也庆幸有仪式感这个词,如果不是它,我的心情只能被描述成矫情之类的吧。

*
另外,感觉loft也写不下去了,又想要搬家。这也是因为我内心另一桩不被理解的仪式感。

Hello Winter

这清亮的蓝天和立冬当天直降15度的气温,都是冬天带给我们的礼物。

其实很多时候,对于事物的“螺旋上升”,我只能感受到螺旋,而几乎感觉不到上升。